久草超碰在线 未分类 freeget软件破解版

freeget软件破解版

记忆停留在灞都城烟尘四溅的陋巷中——

魂魄都像是要被砸开一样,一股深入骨髓的痛苦,延伸至血液四处。

黑槿做了一场噩梦。

梦里……她回到了自己生活无数年的“故乡”。

撑天的石柱,万钧沉重的海水,镇守深殿的蛇神,幽暗的深渊……梦中所见的一切景物,仿佛都具有吸力,仿佛要将她扯回阴暗的剑龛之中。

而那股吸力,真实存在。

她觉得自己正在“失去”……有什么东西,要将她死死吞下的古卷,拔出来。

强烈的痛苦,不甘,涌现在心头。

比起死亡,饕餮的本性,让她更畏惧失去。

她如此艰难才吃下这卷天书。

怎能……就这般吐出来?

意识恍惚间,似乎见到了玄螭大圣的面孔。

唯美校园清纯美女生活照 冬日里可爱的小萝莉

那位老人的谶言一字一字浮上心头。

“不该吃的……不要吃。”

……

……

“噗”的一声。

悬浮在空中的黑槿,猛烈咳出一大口鲜血。

她睁开双眼,看到了一张惨白而又漠然的面孔。

黑槿的神情变得异常震撼。

妖族天下,不会有人不认识这位存在。

东妖域至高无上的皇帝。

白帝俯视着醒来的女子,像是在看一只微不足道,随时可以轻易碾死的蝼蚁。

他忽然伸手。

与之前所展露的诡异画面相同。

白帝的出手,根本没有过程,大道规则剪裁之后的下一瞬间,便是中年儒士五指覆在黑瑾面容之上。

他并未发力,只是“轻柔”捏住了黑发女子的绝美面颊。

女子的呜咽声音沉闷回荡在云雾之间。

她的嘴唇被手掌捂住,浑身都被无形的巨力钳制,像是一只柔软的兔子,被提拎而起,四肢软绵无力的垂落……只露出一双惊恐畏惧的大眼睛。

“小师妹!”

一道暴怒长吼响起——

姜麟双手持刀,破风而来,出现在白帝面前上头,狠狠一刀斩下!

刀光如长河!

呆滞在白帝面前的宁奕,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出手攻击白帝。

宁奕从白帝现身的震撼当中醒来,连忙催动脚底剑器,向后拉扯,向着极远方向掠去,悬在百丈之外。

回头看去。

接下来的画面,极其震撼——

姜麟是百年来,第一位敢向东妖域皇帝递刀的妖君。

捏着黑槿的中年儒士,缓缓抬头,漫天的金黑色麒麟秘纹将他淹没。

整片云霄都陷入沸乱之中,亿万片金黑秘纹化为一头暴怒的麒麟。

然而恐怖的是。

白帝甚至没有拂袖。

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动作,只是平静站在原地,原本雪白的瞳仁之中,缓缓浮现了一抹漆黑……这是“灭字卷”的颜色,象征着极致的毁灭与破坏之力。

这抹纤细如夜猫瞳孔的黑,使得白帝那双令人悚然的双眼,多了一点点“人味”。

他注视着涌向自己,如滔天大海般的金黑秘纹。

覆海倒开。

滔天金黑秘纹,被一股无形的毁灭之力直接撕碎,而这股恐怖的毁灭之力,顺延着白帝的目光,将一整片云域都撕得粉碎——

姜麟一刀斩下,用力极深,刀光划过半圆,递斩而下的那一瞬,刀身已经化为虚无,只剩下一个空荡的刀柄。

他立于白帝之侧,怔怔保持着递斩圆满的持刀姿势。

亿万金

黑麒麟秘纹……只剩下一小片,袅袅如烟的秘纹风褛。

白帝唇角微微上翘,心情大好。

中年儒士摆了摆袖,将那一缕缠绕面前阴魂不散的金黑秘纹扇开。

灭字卷归位了。

紧接着他望向黑槿。

这位东妖域皇帝漆黑的瞳仁中,浮现一抹厌恶。

这头饕餮,是窃走自己灭字卷的小偷。

“砰”的一声。

失魂落魄的姜麟,耳旁有一道炸雷响起。

只见白帝五根手指捏下。

一团猩红血雾,在云域之中荡溅开来。

……

……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快到,让人无法反应,血雾已经弥漫了云域。

袅袅血色如火一般燃烧,猩红的火云化为一片大域,笼罩了所有人。

宁奕的心头像是压下了一座大山。

直至此刻,他反应过来,也无法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画面。

白帝竟然亲自动身了。

他来取自己遗落的古卷。

灭字卷在黑槿身上……而生字卷,则是在自己身上。

如果刚刚白帝对自己动手,会怎么样?

宁奕无法想象……而好消息是,元所给予的那枚紫匣,之前寂静如同死物,在这一刻,终于有了反应。

宁奕深深呼吸,让自己的思绪平静下来。

他本来的计划是,让灞都城“乱”起来。

可如今,事态已经严重到完全超过自己的想象。

这里,很有可能会爆发一场巨大的“战争”!

……

……

血色雾气中的中年儒士,孤零零的,身旁只有缭绕的火云。

看起来既令人觉得孤独,又让人觉得不可接近。

白帝缓缓抬起手掌。

他皱起眉头,凝视着自己的掌心。

一团殷红的血液,在自己掌心肌肤之处灼烧……雪白的肌肤坚硬如银岩,任由血火焚烧,蔓延,最终消弭。

白帝眯起双眼,注意到自己面前这团炸开的血雾,猩红的有些过于鲜艳。

比起血液,更像是……火焰。

“撕啦”一声。

东妖域皇帝的手臂一侧,衣袍无声无息裂开了一道口子。

这件“寻常衣袍”的品秩不高,但想割开,却也不简单……而在这衣袍豁口之上,一缕赤红的虚炎附着其上,缓缓燃烧。

白帝笑了。

他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捻,将虚炎捻灭。

整座妖族天下,能做到这件事情的。

不多。

能动作快到自己没有看清的,应该只有一个。

如果有人站在灞都,远远望向这里,便会发现,穹顶的流云,像是被神灵一刀切斩,剖开鱼肚,分化为上下两层。

这一刀,速度太快,而且力度太深。

十里云层,尽数破碎。

而递出“这一刀”的主人,缓缓起身,背后万千鳞光闪烁,数千枚刀锋翎羽缓缓收敛,天凰翼一寸一寸回归脊背肌肤之中。

火凤左手拎着姜麟后衣领,右手,则是搂着自己的小师妹黑槿。

从白帝手中夺人,他付出不小的代价。

火凤右边手臂,衣衫破碎,裸露在外的妖圣体魄,被捏得粉碎,肌肤表层多出了五枚极深的手指印,这很可能是伴随一辈子的伤势,极难愈合。

猩红凰血从伤口中不断溢散出,燃烧成袅袅火云。

“师兄……”

姜麟仍然沉浸在白帝出手的震撼中,但看到火

凤的那一刻,由衷地长长吐出一口气,像是吃了一记定心丸。

“师……兄……”

即便是黑槿这样极少言语的怪胎,也哽咽着念出了这二字。

只是黑槿的声音,前所未有的颤抖。

这艰涩开口的师兄二字当中,包含了太多的委屈。

“别怕。”火凤揉了揉黑槿脑袋,宠溺笑道:“师兄在这儿呢。”

他将两人轻轻放下。

火凤重新展开天凰翼,下一瞬,云域风云破碎,火红身影瞬间掠过几个来回,阳三,阴四,巴木,几位灞都师兄弟被他揽于身后。

这位年轻的涅槃妖圣,一人立如巍峨高山。

千百年来,大师兄不出,师尊不在,便是火凤师兄,一人照顾着整座云上之城。

火凤给人一种牢固的靠谱。

有二师兄在,便是天塌了,亦不用担心。

哗啦一声,天凰翼展到了最大,双翼如若垂天之云,绵延十数里,囊括整片云域尽头。

火红色的凤凰神形,比起孔雀降临的景象,还要庞大十倍,百倍!

白帝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不错。”

他的声音听起来甚是沙哑,但醇厚如酒,直入人心。

在两片十数里的刀锋翎羽包裹之中,白帝神情没有丝毫变化,笑着赞扬道:“火凤……的确有新皇之姿。不如来我芥子山吧。我可以栽培。”

灞都二师兄皱起眉头。

又是这种令人厌恶的招揽……这样的话,他在楼阁里已经听过一次了。

没有天凰翼,没有成功涅槃之前,这两位皇帝,又何时高看过自己一眼?

白帝捕捉到了火凤的神情变化。

“已经有人对说过这番话了啊。”白帝笑了笑,“所以,做出了选择么?”

果然……

东妖域无法接受灞都城和北妖域联手的场景出现。

于是在玄螭大圣出面之后,便引发了……白帝亲临。

谁都没有想到,灞都城在老城主之后,竟然还会多出这么一位顶级妖圣。

而自己如今的选择,将决定整片妖族天下的局势。

火凤轻叹一声。

他注视着中年儒士,细声道:“白帝陛下,我是一个认道理的人。”

“哦?”白帝道:“认道理……认什么道理?”

“护短的道理。”火凤望向白帝,又望向宁奕,面无表情道:“们欺负到谁头上都可以……但唯独不该欺负到我灞都城的头上,欺负到我小师妹的头上。”

黑槿的气息变得极其虚弱。

她身上的两卷古书造化,都被取走了。

一卷,在宁奕眉心。

另外一卷,则在白帝手上。

一声凰鸣长啸。

“今日,们拿的东西,得还回来!”

火凤双眼骤亮,衣袍燃起滔天烈焰,他陡然向着宁奕一抓。

世间极速,化为一线。

与此同时,白帝也动了,身形瞬间消失,出现在宁奕身旁。

身负好几卷天书的宁奕……是他此行最重要的猎物,怎可能让火凤得手?

“轰”的一声。

天凰翼万千利刃,撞击在白帝的法袍之上!

而置身于风波中心的宁奕,则是咬紧牙关,硬撑着不让自己在妖力风暴之中失去意识……他打死也想不到,灞都之局会变成如今局面。

自己设计伏杀黑槿,结果引火焚身。

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宁奕所能倚靠的,便只有那一枚紫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