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超碰在线 未分类 丝瓜视频色牌

丝瓜视频色牌

♂? ,,

,最快更新霸道帝少惹不得最新章节!

慕以言就坐在他身边,胖嘟嘟的双腿蜷缩着,手里玩着一个会叫的小鸭子,咿呀咿呀的说着婴语。

慕迟曜拍拍他的头,他就会把手里的玩具给他看,然后开心的叫道:“爸爸,爸爸……”

“爸爸在等妈妈回家。”慕迟曜挑眉说道,“她今天有点点不乖,说,爸爸要怎么惩罚妈妈?”

“麻麻,麻麻,爸爸!麻麻,麻麻爸爸!”

“所以,今晚就要一个人睡,不许再跟我们一起睡,早上醒来后,也不要哭闹,明白吗?”

慕以言还是欢快的叫道:“麻麻,麻麻……麻麻,觉……”

“觉?睡觉?想都别想,今晚乖一点,儿子,听到没?嗯?”

慕以言直接一栽,扑在他怀里。

慕迟曜又把他给抱起来,坐在自己的腿上。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轿车发动机的声音。

安静的清纯少女独自承受的孤独

“……回来了。”慕迟曜刮了刮慕以言的鼻子,“妈妈回来了。”

慕以言似乎听懂了,胖乎乎的小手指着客厅门口:“麻麻,麻麻……”

慕迟曜嘴角微扬,笑了笑。

言安希走进客厅,看见慕迟曜抱着儿子正在玩耍,笑嘻嘻的说道:”难得啊,老公,竟然有耐心一个人在这里带孩子……”

“不是总抱怨我,不怎么带儿子吗?我今天就好好的带一带。”慕迟曜说着,侧头看了她一眼,“逛了一下午加一晚上,买了些什么?”

“随便买买啊,看到什么喜欢的,就买呗。”

言安希说着,已经坐在了他身边,抱过慕以言,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先狠狠的亲两口。

亲完之后,言安希才侧头看着他:“哪,老公,我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许生气啊。”

“说。”

言安希见他避开了最关键的问题,连忙又强调了一遍:“不许生气。”

慕迟曜依然是避重就轻的回答:“说。”

言安希叹气,好吧,她反正也拗不过他。

“我今天的确是见到了墨千枫,就在商场里,他和林玫若来逛街,巧遇而已。我们就在店里顺便随口聊了几句,然后我和慕瑶就先走了,再没什么交集了。”

“然后呢?”慕迟曜又问道。

“然后我就和慕瑶去吃饭了啊,对了,那家餐馆很不错,虽然看着不怎么样,但是味道非常的棒,环境也很好,下次我们去啊。”

慕迟曜侧头看着她:“但是据我所知,慕瑶在两个小时以前,就已经回家了。而……比她晚两个小时回家。”

“噢……”言安希忽然撒娇般的笑着,往他身上蹭了蹭,“我正要和说这件事呢。”

“那刚才怎么不说。”

“先铺垫酝酿一下嘛。”

慕迟曜嘴角有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是吗?现在铺垫好了吗?”

“好了。”言安希点头,“我还是那句话,……不许生气啊!”

“不生气,生气伤身伤神,而且说过,还会变老。我要是变老了,就……不喜欢我了。”

言安希又在他怀里蹭了蹭:“是这样啦。我和慕瑶吃完饭结账的时候,发现有人帮我们结了……我们当时还不知道是谁。”

“那后来呢?后来知道是谁了吗?“

“知道。”言安希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是……袁澈。”

果然,她清楚的看到,慕迟曜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表情明显的就沉了下去。

然后他说话的声音,也瞬间扬了上来:“言安希,晚了两个小时回家,就是和袁澈在一起?”

“哎呀哎呀,声音这么大干什么……”言安希连忙去捂他的嘴,“小点声,别吓着孩子,我这不是好好的在和说么?”

“两个小时。”慕迟曜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和他做了什么?”

“就坐在咖啡厅里,一起喝了杯咖啡,聊了会儿天,然后就回来了。”

“两个小时,都在咖啡厅里?”

言安希小声的回答:“不然呢?还能去哪啊?我和袁澈都好久好久没有遇见了,聊得时间久了一点,也是正常的嘛。”说着,她又讨好的亲了他的嘴角一下:“这醋吃得完没有必要啊。我和都是这么久的夫妻了,感情稳定,孩子健康成长着,哪能有别的什么啊……我和袁澈,就是朋友,曾经是朋友,现在也是,以

后,也还会是。”

“是,他是的学长,是的朋友,又是曾经尽心尽力的帮助过的人。他对来说,非常的重要。”

“但是他的重要,完不影响我的家庭和感情啊。就像,就像和厉衍瑾,还有沈北城那样的关系。”

慕迟曜反问道:“我和他们是一个性别,和袁澈是一个性别吗?“

言安希一时语塞:“我……那个,不是。”

“假如我有一个,红颜知己,会怎么想?”

“不对不对。”言安希说,“我没有说袁澈是我的蓝颜知己,就是一个朋友。不管多久没见,但依然会如初的朋友。”

慕迟曜沉着脸,不说话了。

言安希撇撇嘴,这一年多来,她被他宠惯了,脾气也有点骄纵,见他开始生自己的气,心里也一下子不爽了。

“老公!”言安希说,“难道真的要因为这个,和我在这较真这么久吗?”

“说呢?”

“我发誓,我这辈子,只爱一个人,心里装满的也只有一个人,绝对容不下其他了。”

慕迟曜侧头,瞥了她一眼,忽然站了起来,就这么走了,走了……

言安希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傻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不对:“喂……怎么走了?”

慕迟曜充耳不闻,径直上了二楼。

坏了,言安希想,这男人是真的生气了,她得哄好一阵子了。

她太了解自己家的老公了,不生气则已,一生气哦,就较真得跟什么似的,一根头发丝那样的问题,都会和她算个清清楚楚。

现在他这较真的程度,可以引起她的高度重视了。又要哄了啊,男人怎么比小孩还难哄。

1